<button id="3krmo"><dfn id="3krmo"></dfn></button><form id="3krmo"></form>
  • <rp id="3krmo"></rp>

    <dd id="3krmo"><track id="3krmo"></track></dd>

    1. <progress id="3krmo"></progress>
      1. <em id="3krmo"><tr id="3krmo"><u id="3krmo"></u></tr></em><dd id="3krmo"><noscript id="3krmo"></noscript></dd>

        中經視野首頁研究報告中經榜

        馬斯克盯上另一個“金礦”,新風口來了?

        2022-12-14 04:11

        文 / 陸家嘴金融網   編輯 / 莊梅

        字號

             一只猴子用在電腦前“意念”在屏幕上“打”出了“can i please have snacks”(你能給我一些零食嗎),然后在旁邊工作人員遞給的平板電腦上“點菜”。然后,猴子得到了新鮮的葡萄。

          這不是科幻電影中的片段,而是發生在特斯拉CEO馬斯克公司的神經鏈接(Neuralink)實驗室里的真實場景。最近,在公司的新聞發布會上,馬斯克熱情地在公共場合演示。

          神經鏈接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腦機接口公司。猴子的想法可以在計算機上形成文本信息,主要是因為該公司植入了腦機接口設備,將猴腦的活動轉化為計算機指令。馬斯克在新聞發布會上表示,該技術預計將在6個月內開始人類臨床試驗。

          然而,神經鏈接公司很快就因涉嫌違反美國動物福利法而接受調查。

          目前尚不清楚神經鏈接公司的人體測試計劃是否被推遲。然而,作為特斯拉汽車、人形機器人、星鏈計劃和火星移民計劃之外的另一項富有想象力的技術探索,腦機接口確實引起了業內外的廣泛關注。

          腦機接口對人類有什么用?這種看似神秘的技術會形成可靠的新興產業嗎?

        2-1.jpg

          從“巫術”到科學

          韓碧成畢業于哈佛大學腦科學中心,在腦機接口領域做了很多研究,他告訴《財經國家周刊》,1924年,德國耶拿大學精神病學教授漢斯·伯格首次在人腦中發現腦電信號已有近百年的歷史。然而,在過去的80年里,這一領域的發展伴隨著許多懷疑甚至誤解。

          腦機接口技術是在人或動物的大腦和外部設備之間建立一個通信通道,以實現大腦和設備之間的信息交換。這個概念來自20世紀70年代加州大學教授雅克·維達爾。

          他還拋出了一個關鍵問題——能否將可觀測的腦電信號用作人機通信中的信息載體,還是控制假肢、宇宙飛船等外部設備?

          這個想法在今天看來很有創意,但在當時,更多的人仍然認為思想控制是“巫術”。

          20世紀90年代中期,在多年動物實驗的基礎上,設計制造了應用于人體的早期植入式腦機接口設備。許多美國大學的研究團隊爭相進行各種實驗,菲利普·肯尼迪等科學家為了證明腦機接口的可行性,甚至嘗試在自己身上做試驗。

          直到2014年巴西圣保羅世界杯開幕式,一名癱瘓的年輕人通過腦機接口技術進了第一個球,世界終于第一次直觀地感受到了這項技術的力量。腦機接口的研究和應用開啟了一個新的頁面。

          如何幫助患者實現腦機接口?“意念控制”的呢?

          不久前在北京舉行的北京“朝陽科學薈”中國科學院深圳先進技術研究所高級工程師李曉健表示,人腦由近1000億個神經元組成。當神經元形成交聯網絡時,可以處理復雜的信息;獲取神經元傳輸的信息,需要腦機接口傳感器監控;傳感器將收集到的信號轉換為外部設備的控制指令,以控制外部設備。

          根據傳感器介入方式的不同,行業將腦機接口技術分為侵入式和非侵入式。前者可以理解為“開顱”,將電極芯片或計算機設備植入大腦;后者是無創手術,將傳感器粘貼在大腦皮層。因此,腦機接口研究分為兩條技術路線。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腦機接口總體愿景與關鍵技術研究報告》指出,腦機接口技術涉及腦科學、人工智能技術、信息通信技術、電子信息技術和材料科學。

          韓碧成還表示,腦機接口是生命科學與信息技術的交叉融合。近年來,人們逐漸意識到這是一項開啟更多生命可能性的科學技術。

          世界主要國家和地區正在加快腦機接口產業布局:自2013年以來,美國、歐盟、加拿大“十四五”在規劃中,腦科學和類腦研究被列為需要攻關的技術。

          “香餑餑”正在出爐

          腦機接口正成為全球科技的前沿熱點。

          隨著神經科學及相關技術的不斷突破,腦機接口在醫學康復領域進行了應用試驗。

          公開數據顯示,侵入性腦機接口技術主要用于解決嚴重腦疾病,如肌萎縮側索硬化、癲癇等;非侵入性腦機接口技術主要用于解決阿爾茨海默病、自閉癥、抑郁等腦科學和神經科學問題。

          韓碧成告訴《財經國家周刊》,到目前為止,有近100起侵入性腦機接口實驗案例,數十萬起非侵入性腦機接口實驗案例。其中,由于非侵入性技術無創,實驗接受度較高,已達到相當好的水平。

          “與嘈雜的世界杯足球場相比,非侵入性腦機接口技術的水平相當于準確捕捉德國漢堡口音教練在足球場外的演講內容?!崩?,韓璧丞打說。

          解決腦信息讀取與交互的真實問題,蘊含著更廣闊的產業價值。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所的一名研究員告訴《財經國家周刊》,腦機接口技術是人與機器、人與人工智能互動的最終手段,也是連接數字虛擬世界和現實物理世界的核心基本支持技術之一。

          韓碧成和其他業內人士表示,鼠標鍵盤和觸摸屏的出現極大地改變了人類的交互習慣。隨著人機交互的變化逐漸從以機器為中心轉變為以人為中心,腦機接口可以期待成為未來一種新的顛覆性交互技術。

          “說白了,這種互動更直接地反映了你的大腦在想什么”在一家機構從事投資業務的杜青告訴《財經國家周刊》,基于這一技術邏輯,除了醫療康復外,腦機接口有望加速娛樂市場的擴張,成為繼承者VR,AR下一代元宇宙入口改變了人類的生產生活方式。

          根據中國電子技術標準化研究所發布的《2021年腦機接口標準化白皮書》,2019年全球腦機接口市場規模約為12億美元,預計2027年將達到37億美元。據麥肯錫預測,未來10-20年,全球腦機接口行業將產生700億~2000億美元的經濟價值。

          “腦機接口現在就像正在出爐的熱點?!倍徘缯f。

        2-2.jpg

          各類資本入局

          每一項革命性技術的商業化都離不開企業和資本的投入,腦機接口也不例外。

          2015年,還在哈佛大學腦科學中心攻讀博士學位的韓丞拉上了幾位校友,成立了強腦科技公司(BrainCo),從事腦機接口技術研究及其商業化。

          馬斯克于2016年成立了神經鏈接公司,“網紅特質”,不僅將這一尖端技術帶入公眾視野,還刺激了一批初創公司的跟進。

          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統計,全球有200多家公司提供腦機接口業務。

          在眾多創業公司中,融資超過2億美元的獨角獸公司包括神經鏈接和強腦技術。

          其中,神經鏈接公司走的是侵入性路線。自成立僅五六年以來,前人花了30年時間制了三個充電寶大小的設備,實現了一枚硬幣的大小。下一步是開始人體臨床試驗。

          強腦技術專注于非侵入性技術。目前,它已經建立了商業著陸路徑——提高數據收集和優化算法,提高對大腦的認知,最終生產智能仿生手、睡眠等硬件產品。

          韓碧成透露,目前非侵入性腦機接口技術用戶主要有實驗室、醫療康復機構、心理干預、瑜伽連鎖等垂直應用企業三類。

          除了初創公司,各種資本也紛紛進入這一領域。

          根據華安證券等機構的研究報告,Facebook、谷歌、亞馬遜等都在積極布局腦機接口研發,形成了較高的技術壁壘;阿里巴巴、騰訊、百度、華為、科大訊飛等國內科技公司也投資并購進入腦機接口領域。

          “雖然都是腦機接口,但這些公司不同于神經鏈接和強腦技術”韓碧成表示,神經鏈接和強腦技術正在解決行業核心底層的技術問題,而其他公司則在應用層面探索創新,解決技術在現實世界中的應用問題。

          “就像100多年前的愛迪生和尼古拉斯·特斯拉在發現直流電和交流電之后,首先發明了一個燈泡,讓世界知道電的力量和功能,然后是后來的發明家。制造商制造各種設備,用電照亮整個世界?!表n璧成解釋說。

          許多受訪者表示,作為未來的新技術,企業很難完成腦機接口的基礎技術研發和應用創新。因此,各種資本玩家已經進入該局,分工合作是產業發展的必然趨勢。

        2-3.jpg

          風口已至?

          近年來,腦機接口行業的投融資熱度不斷上升,但許多業內人士認為,腦機接口作為一項前沿技術,仍處于初級階段,短期內不太可能迅速起飛。

          “世界上真正研發腦機接口技術的實驗室不超過10個,每年能輸出的優質人才也不多?!表n碧成表示,腦機接口不是人力密集型產業,對人才質量要求很高,但目前人才產出率很低,短期內很難改變這種情況。

          除人才短缺外,腦機接口技術和產品落地的困境也阻礙了其商業化的加速。

          科技行業分析師宗寧告訴《財經國家周刊》,愿意花大價錢、冒開顱風險接受侵入性腦機接口的用戶群并不多,因為存在傷口和人體排斥反應引起的信號采集的可持續性問題。

          雖然非侵入性腦機接口是無創的,但它比侵入性腦機接口收集的信號要弱得多。它需要使用更復雜、更困難的傳感器和算法來過濾、篩選和跟蹤大腦不斷變化的實時信號。

          “非侵入性采集非常困難,就像在洶涌的大海中捕捉到一只蚊子在50公里外扇動翅膀的聲音?!表n碧成透露,過去非侵入性腦機接口標準化產品的產量非常低,強腦技術已經發展多年。去年,他克服了這個問題,完成了10萬臺產品的大規模生產。

          宗寧認為,應用創新并不難。困難在于底層技術的突破。此外,考慮到數據隱私、授權人類邊界等倫理問題的爭議,腦機接口技術很難在短期內成為一種流行的應用。

          在韓碧成看來,腦機接口產業的發展是一場持久戰,世界對腦機接口產業的挖掘仍處于非常早期的階段。

          “就像有一個100年挖不完的金礦,我們現在只是用鏟子鏟了一把?!表n璧丞說。

        本文來源今日頭條,轉載請注明來源!文章僅代表作者觀點,不代表中經視野立場?。▓D片來源互聯網,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廣告、內容合作請點這里:

        相關推薦

        評論(0)

        我要跟帖
        已輸入0
        發表
        新評論

        熱門文章

        關于中經商業評論

        微信掃一掃
        亚洲无码久久熟妇
        <button id="3krmo"><dfn id="3krmo"></dfn></button><form id="3krmo"></form>
      2. <rp id="3krmo"></rp>

        <dd id="3krmo"><track id="3krmo"></track></dd>

        1. <progress id="3krmo"></progress>
          1. <em id="3krmo"><tr id="3krmo"><u id="3krmo"></u></tr></em><dd id="3krmo"><noscript id="3krmo"></noscript></dd>